秉•坑多填不来•泽

嗑粮以及搁路分。产粮出门左转。非常杂食,涉及现实大概是唯一雷点。以及最近摔进了锤基不要拉我谢谢。

EYES

  #大佬组的CP关键词测试——谎言,求而不得,双向暗恋
  #咸鱼了两个多月后试试看我还会写文不……
        #好的我彻底偏题了,非常勉强的挽救x
  
  HIS.
  同事把文件袋交过来的时候叶霁正等着咖啡机里自动调配的混合物落进杯子里。
  虽然成分可疑,但是起到的心理作用足以拯救一个周一上班族了。
  左手压住报告,右手十分娴熟的给纸杯扣上盖子。
  
  娴熟,大概吧。
  
  差点把咖啡洒出来,叶霁这才转头,发现自己把盖子扣反了。
  
  她决定和提出这份报告的煞笔领导好好谈谈。然而对方就资历而言比她老,而且官大一级压死人,死道理,真心让人不爽。
  
  文件夹里除了任务报告还夹着各类相关资料,比如照片。
  明显偷拍的角度,前景还盖着几片该死的叶子。但是在技术科的黑科技处理之下这样也不妨碍看清作为主体的那个人。
  
  〔龙王〕
  
  黑衣的保镖恭敬地站在门边,车门敞开,露出修长的腿和腰部的衣料,上身前倾,男人的脸微微倾向镜头方向,挂着微笑。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明星下车前对粉丝打招呼。
  实际上,下一刻他抬起阴影里持枪的右手,直接击毙了拍照者。
  
  当然,这是在线人彻底失踪后叶霁脑补的。
  而且那个男人还特别恶趣味的从视频里截出了这一张挑不出毛病的照片,用线人的联络方式传了回来。
  
  相貌音容,言谈举止,金钱财富。
  这个男人什么都不缺。
  
  就是缺德。
  
  〔龙王〕,一个永远完美打上法律擦边球的家伙。一个但凡出事必然在背后煽风点火的家伙。一个能把警方气疯的家伙——你知道他绝对有问题,就是抓不住那条灵活龙尾巴。
  或者偶尔你以为你干掉了他的某位左膀右臂。哦不,下次再收到消息,你绝对会发现,你不过是给他清理了一下门户。
  
  不知道这新来的急于立威,怎么想到把手直接伸到龙王爷子头上。
  叶霁叹了口气。打算再次好好的读一遍任务报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度处理的原因,感觉照片上那人眼睛颜色极淡。
  仿佛金色,让人联想到某些冷血动物的眼睛。
  叶霁想了想,眉尾微微一挑,唔,很还原。
  
  其实按照平时的习惯,叶霁应该已经把文件塞进碎纸机或者直接扔到热血上头的“领导”门前的垃圾桶里了。
  不过。
  叶霁突然有些想近距离看看那惯于翻手云雨的家伙露出愤怒,或者什么其他失态的表情了。
  
  HER.
  川晨上次见到叶霁是——
  应该是上个月,家族聚餐,至于聚餐理由是什么他也懒得想了。
  在打开香槟后,随着宾客的尖叫,全副武装的警察列队进入了会客厅。
  当时川晨最郁闷的其实是不知道客人们的惊叫到底是因为香槟的气泡还是该死的气氛终结者。
  于是他顺手倒了杯香槟给那个带队的。
  “还来不及下毒。”
  然而对方脸上并不是戒备——倒不如说是嫌弃。
  毕竟他手里这香槟明显很适合作为气氛道具,而不是饮料。
  
  当然是一无所获,〔龙王〕怎么可能傻到邀请底子不干不净的人来聚会。
  至于那个被小心翼翼运进会场的箱子,打开后是个冰柜,冰上摊着河豚。
  唔,新鲜的,适合上桌的河豚。
  
  最后收工的时候带队的绿眼睛,像是理所当然的顺起川晨手里刚给自己倒上的红酒。
  仰头喝完后,唇上闪烁的水光比她眼里的更晃眼。
  临走前她说:“冰块保存的时间不长,小心等会儿就不新鲜了。”
  
  wow——
  可惜穿制服的不太好到手。川晨有些可惜。
  
  她有双很漂亮的桃花眼,绿色的。比如说猎食动物的眼睛就常常是这种颜色。川晨默不作声地寻思着。
  
  警察们走后,侍者开始上菜——河豚和冰块一起。
  对,冰块,白色的,不太透明的冰块。
  
  THEIR.
  警方的计划是这样的:
  根据线人的情报,这次的交易量很大,下家也很强势,足以让“龙王”亲自下海——也足以冲了龙王庙。
  
  然而当全副武装的警员们蹲守在各自岗位上时。姗姗来迟的主角正在和人漫不经心的通着电话。
  “……预祝我们下次合作愉快,那么今天,我得招待一下其他客人了。”
  
  大概所有人都听见了。
  “哦,之前那个不听话的孩子啊……嗯,大概喂河豚去了吧。”
  川晨愉快的结束了通话:“先生们?还不出来么?”
  
  “……”
  一片死寂。
  
  对此〔龙王〕毫不意外,转身摆手示意:“哦好吧,看来要换种语言了。”
  
  
  ————————
  
  冷血动物和猎食动物意外的挺有共鸣。
  某种意义上。
  
  总之,在那个空降领导惊诧的目光中,两人交换了个深吻,更贴切的说法是相互撕咬了一番。
  而且轻车熟路。
  
  “你看我说吧,和这些人在一起,你只会越来越拘束。”
  “我乐意。”
  “那你就不应该帮我。”
  “我不帮你你难道会中招?可拉倒吧——”叶霁轻佻的抬眼:“自保而已。”
  
  两头侵略的野兽怎么可能相互容忍。
  只不过偶尔可以相互处理下彼此的病角而已。
  
        幸好领地不同。
  
  这一点,在两人第一次擦肩而过,却牢牢记住彼此目光时,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那好吧,”
  “合作愉快,亲爱的。”

谁知道我的画风怎么往着简单粗暴的方向发展了(大概是因为懒?)总之。。。。。我忘记我用的是普通白纸了哈哈哈哈这个扩散什么的我一点也不绝望哈哈哈哈。。。。。
算是个flag?想做己戊的《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 ̄▽ ̄)╭

ummm
只是,突然听着清光的近侍曲有点想画池田屋梗了。。。

【 帰りました 】
【我回来了。】

(一年没碰板子我大概手已经废了。。。)
(啊这个光影qvq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其实是冲田组_(:з」∠)_私心打上了清安)